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市场情报

资本巨头2000亿下注大健康,业内人士直呼“疯狂”|《财经》封面

更新时间:2020/11/11 12:38:20 作者:非常道品牌营销顾问机构 点击:199


钱,疯狂涌入,这个行业被带入一个全新的阶段。在企业野心与机构重投下,中国的万亿级医疗巨头正在路上

资本巨头2000亿下注大健康,业内人士直呼“疯狂”|《财经》封面

 

封面设计 /黎立

文|《财经》记者 凌馨 赵天宇 实习生 李丽萍

编辑| 王小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尤其园区,上面好像飘着无穷多的钱。”一位在医药工业园区创业多年的人士直呼“疯狂”。

以最保守的数值计算,2020年前三季度,医疗企业在一级市场的融资总额已近2000亿元。

就在上半年,这位医药企业创始人启动了公司新一轮融资,彼时还曾一度遇阻,两家投资机构举棋不定。他也曾想过,是否要在主动找上门的财务顾问(FA)中选定一家,帮助公司完成融资。

而在5月的时候,形势迅速逆转,到7月他接收到了4家有意领投的机构的橄榄枝,选哪一家是好?

反转,超出所有人预料

对投融资市场的冷暖,感知最深的是连接融资企业和投资机构的FA们。

刚听到武汉“封城”,北京浩悦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浩悦资本”)创始合伙人丁亚猛和同事们,立即向超过300位知名投资机构从业人员发起线上调查,得知39.38%受访者所在的投资机构,将放缓投资节奏;60.08%的机构,下调被投企业业绩预期;此外,23.94%受访者表示,将加速退出已投项目,同时有31.69%称,将对接FA做更好的退出规划。

然而,投资人的担忧在短短三个月间就被推翻了,市场的发展远远超过了投资机构的预期。据粗略估算,浩悦资本在2020年前三季度的交易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了一倍,预计今年项目完成数量将突破40单。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易凯资本有限公司(下称“易凯”)身上。易凯董事总经理、医药组负责人张骁向《财经》记者透露,该机构今年完成的医疗领域投融资交易近30单,而去年同期的交易量约为15单-17单。

“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今年是这个行业的低谷,现在却迎来了高峰期。但还没到顶点。”丁亚猛说。

丁亚猛和同事们也有“幸福的烦恼”,“同一家公司,多家著名基金同时给TS(投资意向书),都是老大亲自带队来谈,说一定要投进去”。

为了抢到领投,甚至跟投的机会,交易进程变得越来越快,医疗行业的融资速度逐渐TMT(数字新媒体产业)化。

杭州键嘉机器人有限公司,以智能骨科手术机器人见长,4月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仅仅五个月后,超亿元B轮融资于9月落定。投资者为高瓴创投、复星医药及老股东BV百度风投。

按照往常节奏,投资基金从启动一个项目到完成投资,不单要了解企业和市场,还要通过第三方机构或自行展开尽职调查,要求公司管理层答疑,之后才进入交易结构设计和具体的条款谈判。常规需要3个-6个月。

“现在我们几个项目,都是疫情之后才启动的,两个月就完成了,甚至还有一个月敲定的。”丁亚猛说,“最近我们一直在催促基金,这一波行情比预料的要热,如果脚步不够快,将会错过一些优质的项目。”

就在10月中旬接受《财经》记者采访前一刻,一位正在进行B轮融资的企业负责人刚刚与FA结束会面,“我跟FA说,你给我少找几家投资人,我现在额度都分不过来。”

这未必是“话术”,医疗行业确实已经成为投资机构眼中的“掘金地”。

在9月1日召开的2020香港交易所生物科技峰会上,高瓴资本集团(下称“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公开表示,“我们是坚定地重仓大健康、大医疗。”《财经》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全球大健康产业,高瓴已投资近200家企业,总投资金额超过1500亿元。

和投资个案数同步增长的,是速度。疫情期间,高瓴推出聚焦早期投资的高瓴创投。半年来,仅在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领域,投资的企业数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近3倍。

疫情下,医疗大健康行业的价值更加突出。“高瓴将持续不断增加投入。”高瓴联席首席投资官、合伙人易诺青向《财经》记者表示。

业界公认,高瓴投资的都是医疗各细分领域的优秀企业,且一旦筛选出行业龙头,后续的速度会很快,一到两个月就会完成投资。

“大家对高瓴又爱又恨。很喜欢跟着高瓴一起投,也很希望高瓴投我们的项目,但是又怕与高瓴拼速度。”一家专注医疗领域的投资机构人士说。

上海药明奥测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药明奥测”)同样在进行B轮融资,CEO刘釜均透露,启动两个月来已有眉目。之所以能够引起投资界的高度关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它同时拥有药明康德和梅奥诊所的基因,两家机构都在各自领域举足轻重。

更重要的是,药明奥测身处今年医疗行业最为火爆的细分领域之一——体外诊断(IVD)。该公司定位为体外诊断特检服务和产业赋能平台,并于10月9日宣布,与美国仪器设备巨头赛默飞及梅奥诊所合作开发的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获得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紧急使用授权,由赛默飞在美国和欧洲的工厂投入生产。这无疑让药明奥测的估值大幅增长。

这绝非孤例。

在所有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需求大增的细分领域中,无论是做核酸检测、抗体检测还是临床即时检测,从武汉、北京到瑞丽、青岛,一轮轮的大规模核酸排查,公司的业务火爆程度就已“肉眼可见”。

“一家IVD公司,去年找我们融资时收入才几千万,到现在利润已经一个多亿了。”丁亚猛介绍。而与之相应的,就是公司估值的大幅乃至成倍增长。

再过五年到十年回头看时,可能会发现2020年是IVD上台阶的元年。无论是防疫举措的提升,或是资本的疯狂涌入,都将把这个行业带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接盘的人有了,这是关键

疯狂,不止一个人提到这个词。而这种疯狂,不仅是疫情催生的。

德勤会计师事务所《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内地及香港IPO市场回顾与前景展望》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医疗及医药行业在内地的IPO总额为457亿元,较2019年的68亿元增长近六倍。

在港股,医疗企业IPO募资额达391亿港元。美股市场亦有传奇生物(NASDAQ:LEGN)完成了4.87亿美元的IPO。

在内地股市融资额最大的五起IPO中,有今年最受追捧的疫苗企业康希诺(688185.SH);港股排名前五的IPO中,泰格医药(03347.HK)募到123亿港元。

一批医疗企业通过港股18A条款或内地科创板上市,给了资本更多信心。而在部分受访者看来,启明医疗(02500.HK)和沛嘉医疗(09996.HK)上市是一个标杆,呈现出超预期的市值表现,打开了整个创新医疗器械的退出通道。

所谓“18A”,是指港交所于2018年修改《新兴及创新产业公司上市制度的咨询总结》引入的条款,允许满足适应性条款的未盈利或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申请香港主板上市。

从事心脏病与神经介入医疗器械研发的沛嘉医疗,尽管尚未盈利,却在香港公开发售部分超额认购1183倍,国际发售部分超额认购20倍,冻资约2800亿港元,成为今年的新股“冻资王”。

同样,科创板第五套标准允许未盈利企业上市。对企业的要求是,“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并且,要求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二期临床试验。

据同花顺、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统计,2020年,在内地上市的30家医药生物企业,上市前一年平均净利润仅为1.43亿元,其中,6家企业利润为负。但这并不影响它们受到资本市场热捧。

资本巨头2000亿下注大健康,业内人士直呼“疯狂”|《财经》封面

 

投资者一点也不想错过这波热潮。“你只要告诉我两年之内,或者最好明年就有上市计划,就被抢疯掉了。”丁亚猛说,“退出通道顺畅了,接盘的人有了,这是关键。”

创业者们的确收到了这样的信号。“投资人已经说,两年内IPO,你要做出计划来了。”和其瑞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和其瑞”)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娄实承认,他的“野心”比几个月前更大了。

总部位于上海的和其瑞,是一家2018年底创立的生物医药公司,2019年4月,宣布完成A轮融资,与全球知名药企拜耳就开发与产业化靶向泌乳素(PRL)受体的单克隆抗体签署了一项全球独家许可协议。今年,公司按照原定计划启动B轮融资。

作为一项重要的年度工作,和其瑞本应一季度就启动融资,受到疫情影响,延迟了三个月。在这一轮,他们聘请了一家FA公司,用娄实的话说,“帮我们梳理一下如何走进资本市场”。

娄实的走进资本市场,指的并不仅仅是一级市场,更多的是面向未来。

IPO几乎已是医疗投融资的“标配”。“所有投资人都会明确提出,希望能够通过IPO退出。”专注生物3D打印的苏州诺普再生医学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兼CEO杨熙告诉《财经》记者。即使在A轮中,上市也已成为避不开的话题。

虽然投资者暂时还没有提出硬性的要求,正在进行B轮融资的盛世泰科生物医药技术(苏州)有限公司(下称“盛世泰科”),已经重新调整了上市预期。

“原来想着2024年,现在希望2022年就上市。”盛世泰科创始人余强告诉《财经》记者,考虑到科创板第五套标准和港股18A的窗口